在中国,“医生资源”未受应有重视!

首页

2018-10-16

  医疗的困境是什么?  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称,在看病难看病贵的背后,存在两种倒金字塔,第一是医疗服务体系的倒金字塔,第二是中国医生的短缺和质量问题。 这是医疗的困境。   两组数据可以证明——  2016年,民营医院的数量超过了公立医院,但是公立医院仍然占据医疗服务市场80%以上的份额。

  大三甲医院的虹吸现象依然严重。

占比7%的三级医院的医院的数目尽管不多,但是体量非常大,占了医疗服务市场的份额占了一半的份额。

  新医改以来倒金字塔的现象继续加剧,社会办医依然弱小和受挤压。

在3万多家医院中,有40%的医院没有定级,这些往往是社会办医的民营医院或小型医院。   另一组数据,是医生的问题。

根据《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7》,中国本科以上学历的医生占比医生资源的51%。

这些教育背景比较好的医生在哪?往往在金字塔的塔尖上,我们缺乏教育水平好的医生。

  这产生了医疗服务的直接影响,由于没有好的医生,设备、技术等都不能最后转化为给病人治病,提高病人水平的资源,最终成为无效的投入。

  中国医生是医疗体系当中最核心的资源,但这一资源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。

  为什么会有医疗困境?  市卫计委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崇勇解释,政策规划要解决的问题,主要是将来的资源配置怎样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同步。

  医疗困境的问题并非出在体制机制上,而是出在资源配置和行业管理上。 医疗体制机制改革要想获得成功,必须有两大基石——一是有充分而优质的医疗资源保障,第二则是行业管理。

  目前的状况却是,由于医疗资源的长期供需失衡,形成了医疗的供方市场,这会出现很多乱象,比如上海医生的工作量居于全国的首位。

  除了医疗人才的培养问题以外,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社会办医,准入很难。

  其中也包括行业管理的问题。

行业管理要形成一个好的体制机制,终归要靠人去执行;如果是一个软塌塌的行业管理,什么改革都是梦幻泡影。 真正要强化行业管理。 在这一个环境下面,真正要强化行业管理,医疗的行业监管难度会非常之大。

 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、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胡善联发现,医改的困境在于文件太多,医改基本上是在政府的文件上面兜圈子,同时政策制定部门之前不协调。   社会力量如何突破困境?  从政策落地层面看,徐崇勇认为政策不是最主要的,是执行、落地。 希望下一步能够启动医疗行业的智慧监管,促进行业的信息公开透明,完善法律法规,改变医疗领域的法规滞后。   但也有担心。 一是担心国家出现以医改为职业的利益群体,为了医改而改革,这种情况很可怕,会出现一些政策失误问题。   二是担心频繁出现“XX模式,在政策制定过程中,很少能找到仔细研究具体问题的。

对于政策创新而言,没有完美的政策,政策要稳定、可预期。

 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认为,医生自由是突破点。

在所有的政策里面,最重要的政策应该是医生执业的放开,这是目前最大的瓶颈,上海目前的突破力度还不够。   大家要再创一个新的医疗体系,给中国的老百姓真正的优质安全的人文的医疗。